<track id="kkszs"></track>
  1. <bdo id="kkszs"></bdo>
  2. 
    
    <track id="kkszs"><span id="kkszs"></span></track>
      <tbody id="kkszs"></tbody>
      <menuitem id="kkszs"><dfn id="kkszs"><menu id="kkszs"></menu></dfn></menuitem>
      資訊中心
      INFORMATION

      打好菌物種業(yè)翻身仗 建設食藥用菌強國

      日期:[2021-09-01]

       國以農為本,農以種為先,得種業(yè)者得天下。7月9日,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(huì )第二十次會(huì )議審議通過(guò)了《種業(yè)振興行動(dòng)方案》。習近平總書(shū)記在主持會(huì )議時(shí)強調,農業(yè)現代化,種子是基礎,必須把民族種業(yè)搞上去,把種源安全提升到關(guān)系國家安全的戰略高度,集中力量破難題、補短板、強優(yōu)勢、控風(fēng)險,實(shí)現種業(yè)科技自立自強、種源自主可控。

      習總書(shū)記的重要講話(huà),是我國種業(yè)發(fā)展的指南針、發(fā)令槍、進(jìn)軍號,將激勵廣大科技人員元氣滿(mǎn)滿(mǎn),攻堅克難,奮力打造種業(yè)“芯片”,打好種子翻身仗。在這場(chǎng)史無(wú)前例的攻堅戰中,中國需要唱響食藥用菌業(yè)的“翻身道情”。

      食藥用菌在國際上被譽(yù)為21世紀的健康食品,更是生物制藥、功能性食品、洗滌化妝用品的重要原料,國際上已把食藥用菌作為服飾箱包、綠色建筑的材料。我國是食藥用菌資源稟賦最為豐富的國家, 也是最早認識、采摘、食用和栽培食用菌的國家。改革開(kāi)放以來(lái),我國食藥用菌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迅速,“當驚世界殊”。2012年起,食用菌類(lèi)(即蔬菜菌類(lèi))已成為僅次于糧、油、果、菜的第五大類(lèi)農產(chǎn)品。中國食用菌協(xié)會(huì )名譽(yù)會(huì )長(cháng)、中國工程院院士李玉認為,如果算上藥用菌,就應是第四大類(lèi)農產(chǎn)品。

      昔日不起眼的“小蘑菇”, 悄然變身大產(chǎn)業(yè),突出表現在“三個(gè)7”:一是產(chǎn)業(yè)增速由1978年的5.8萬(wàn)噸迅速增加到目前的4000萬(wàn)噸,40年猛增700倍,增速全球未有,而且任何一種農作物也沒(méi)有過(guò)這樣迅猛的增長(cháng)。二是年產(chǎn)量占全球75%的份額,成為我國具有地域優(yōu)勢的純出口產(chǎn)品。特別是新冠肺炎疫情后出口節節攀升,靈芝、茯苓等藥用菌類(lèi)更成為出口新寵。三是在八年脫貧攻堅中,全國有70% 以上的貧困縣將食用菌作為首選產(chǎn)業(yè),涌現出一批食用菌精準扶貧典型。食用菌產(chǎn)業(yè)扶貧為中國脫貧攻堅和世界脫貧減貧事業(yè)作出了巨大貢獻(中國為全球減貧貢獻率超過(guò)70%)。2020年,習近平總書(shū)記三次點(diǎn)贊“小木耳,大產(chǎn)業(yè)”。這不僅是對木耳產(chǎn)業(yè)的充分肯定,也是對食用菌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的最高褒獎,指明了中國食用菌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的方向。


      盡管我國是名副其實(shí)的食藥用菌資源大國、生產(chǎn)大國、消費大國和出口大國,但還不是食藥用菌強國,在科技研發(fā)、種業(yè)自主、人才培養、智能化控制等方面, 與歐美發(fā)達國家還存在較大差距。尤其是菌種種源安全現狀堪憂(yōu),突出表現為種業(yè)小、散、弱, 對外依存度極高。由于種業(yè)基礎科研基礎薄弱,目前我國大宗食用菌類(lèi)品種除木耳、玉木耳、銀耳、蛹蟲(chóng)草外,幾乎被國外壟斷,缺少擁有自主知識產(chǎn)權的品種,高效、集約、規?;a(chǎn)所需要的種源供應,幾乎都要進(jìn)口。比如作為香菇發(fā)源地,我國大面積種植的香菇品種,基本來(lái)自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引進(jìn)的日本品種;雙孢菇品種主要被荷蘭、美國控制,其中美國占87%;白色金針菇菌種市場(chǎng), 全部被日本千曲化成公司掌控。這些進(jìn)口菌種,即使按每瓶1—3分錢(qián)收費,我們的企業(yè)每年要支付的品種使用權費也不可小覷。更危險的是,一旦國外斷供菌種,近千家食用菌工廠(chǎng)或將關(guān)門(mén)大吉,這其中日產(chǎn)200噸以上的工廠(chǎng)就有20多家。解決菌種“卡脖子”問(wèn)題,保障食藥用菌種源自主可控,比過(guò)去任何時(shí)候都更加緊迫。

      打好食藥用菌種業(yè)翻身仗, 盡快改變我國食藥用菌“資源大國、菌種小國;生產(chǎn)大國、研發(fā)弱國”的尷尬局面,無(wú)疑是實(shí)現民族種業(yè)振興、建設食藥用菌強國重要而艱巨的任務(wù)。當前,要切實(shí)把握七個(gè)方面: 

      第一,提高菌物種源安全的政治站位。包括植物、動(dòng)物、菌物在內的農業(yè)種質(zhì)資源,是保障國家糧食安全和重要農副產(chǎn)品有效供給的戰略性資源,是農業(yè)科技原始創(chuàng )新與現代種業(yè)發(fā)展的物質(zhì)基礎。當前,種業(yè)之爭本質(zhì)是科技之爭,焦點(diǎn)是資源之爭,誰(shuí)占有了更多種質(zhì)資源,誰(shuí)就掌握了選育品種的優(yōu)勢,誰(shuí)就具備了種業(yè)競爭的主動(dòng)權。沒(méi)有自主的種質(zhì)資源,就沒(méi)有自主的種業(yè)品種。我們要深刻理解習總書(shū)記反復強調的“中國人要把飯碗端在自己手里,而且要裝自己的糧食”的精神內涵,牢固樹(shù)立大糧食觀(guān)、大食物觀(guān),改變把食藥用菌單純作為“一盤(pán)菜”的觀(guān)念, 從國家糧食和食物安全的戰略高度來(lái)認識菌物種源安全。還要要樹(shù)立“三物農業(yè)”理念和全面的種業(yè)觀(guān)。大千生物世界,無(wú)非“三物” 循環(huán),“植物生長(cháng)、動(dòng)物消費、菌物(微生物)轉化”是農業(yè)必須遵循的規律。新時(shí)代的現代農業(yè),特別是在“雙碳”背景下,迫切要求構建完善的“三物農業(yè)”內生性自循環(huán)體系。目前我國“三物農業(yè)” 中,菌物種業(yè)最為薄弱,國家現已建立的種質(zhì)資源庫,都是植物、動(dòng)物(包括水生物)方面的,唯缺菌物種質(zhì)資源庫;已批準建立的國家級種業(yè)產(chǎn)業(yè)園,尚無(wú)一家“菌”字號。這與我國食藥用菌大國的地位、與食藥用菌作為第五大(甚至第四大)農作物的地位極不相稱(chēng)。應從國家農業(yè)供給安全的視角,看待我國菌物種質(zhì)資源的稀缺性,認識食藥用菌種業(yè)振興的戰略性、基礎性和緊迫性,在“三物農業(yè)”新理念指導下,加緊補上菌物種業(yè)短板,構建“三物”種業(yè)協(xié)調發(fā)展、三足鼎立的中國種業(yè)新格局。

      第二,做好食藥用菌種質(zhì)資源調查工作。種質(zhì)資源調查是種業(yè)振興的頭道工序。習近平總書(shū)記指出,要打牢種質(zhì)資源基礎,做好資源普查收集、鑒定評價(jià)工作,切實(shí)保護好、利用好。我國正在組織開(kāi)展第一次全國林草種質(zhì)資源普查與收集、第三次全國農作物種植資源普查與收集、第四次全國中藥資源普查等全國性的大型資源調查研究,這些工作雖由不同部門(mén)牽頭組織,但無(wú)不涉及食藥用菌種質(zhì)資源,需要整合數據,集腋成裘。為此,建議國家加強對上述工作的統籌協(xié)調,提升國家種質(zhì)資源管理的整體性和協(xié)同性。除了聚焦既定的科學(xué)目標外,還應切實(shí)加強對菌物種質(zhì)資源的系統性采集、保存和信息共享,由農業(yè)農村部門(mén)單列食藥用菌種質(zhì)資源數據項目,統一錄入;應組織開(kāi)展對重點(diǎn)地區菌物種質(zhì)資源的調查與收集,結合面上調查,摸清全國菌物種質(zhì)資源種類(lèi)、數量、分布、主要性狀等家底,明晰演變趨勢,有效收集和保護珍稀、瀕危、特有資源,實(shí)現應收盡收、應保盡保。在此基礎上,發(fā)布菌物種質(zhì)資源狀況報告,研究菌物種源安全戰略,制定菌物種質(zhì)資源保護利用專(zhuān)項規劃并納入國家“十四五”種業(yè)發(fā)展規劃。

      第三,加強野生菌物種質(zhì)資源保護。野生菌物資源是國家的生物戰略資源,是菌物開(kāi)發(fā)利用的寶藏。但是,目前野生菌類(lèi)資源保護,既普遍存在簡(jiǎn)單禁采造成資源浪費,又存在偷采、“殺雞取卵”式的不良采挖(如在子實(shí)體成熟散發(fā)孢子之前采挖)等現象,部分珍貴野生菌被盜采出境后,甚至被國外研究并注冊,致使我國食藥用菌發(fā)展每每遭遇“物種壁壘”。加強野生菌物種質(zhì)資源保護迫在眉睫!近年來(lái), 李玉院士團隊與地方合作,在西藏、甘肅、四川、浙江、福建、安徽等地及中俄邊境地區建立了菌類(lèi)種質(zhì)資源保育區,開(kāi)展野生菌類(lèi)種質(zhì)資源調查、收集和研究工作,并在當地建設菌物保育體系,以此為依托開(kāi)展新種質(zhì)資源創(chuàng )制研究,做到了有效保護與合理利用一體化。建議推廣這一做法,鼓勵農業(yè)、中醫藥類(lèi)高校和科研機構在我國自然保護區建立野生菌類(lèi)保育體系,采取數智化技術(shù)和物理保護措施,加強珍稀和瀕危菌物資源的保藏、保護、良種繁育及其生物轉化和人工替代品研究,奠定菌物種源安全的基礎;同時(shí),強化地方政府部門(mén)的保護作用,將山區林區野生菌物資源保護列入“林長(cháng)制”內容,并嚴格考核,兌現獎懲。

      第四,建立國家級食藥用菌種質(zhì)資源庫。菌物種質(zhì)資源庫是菌物農業(yè)的源頭,更是產(chǎn)業(yè)可持續發(fā)展的保障。而將國外的先進(jìn)經(jīng)驗與國內數量豐富的種質(zhì)資源庫相結合, 是未來(lái)我國打贏(yíng)種業(yè)“翻身仗” 的一個(gè)有效手段。針對當前我國菌物種業(yè)建設的缺項,當務(wù)之急, 是抓緊建立國家級食藥用菌種質(zhì)資源庫。今年,安徽省合肥市基于糧食、園藝作物種業(yè)和畜禽種業(yè)優(yōu)勢,提出打造“中國種業(yè)之都”。國務(wù)院參事室特約研究員劉奇同志經(jīng)過(guò)調研,建議合肥市與李玉院士團隊合作,共建食藥用菌種質(zhì)資源庫和種業(yè)研發(fā)中心,為“中國種業(yè)之都”建設再添“一種”。該建議迅速被合肥市委市政府采納,并得到安徽省委省政府負責同志肯定與支持。目前,“合肥菌物種業(yè)硅谷”建設已經(jīng)啟動(dòng)。建議國家大力支持,加強指導,推動(dòng)合肥市加快建設國內國際一流的菌物種質(zhì)資源庫,加快形成“一館五庫”(菌物標本館,菌物資源庫、活體組織庫、有效成分庫、基因庫、數字信息庫) 保育體系,成為引領(lǐng)全國、影響全球的菌物保藏保護、基礎研究、菌種創(chuàng )制與科研成果轉化相結合的創(chuàng )新高地,成為菌類(lèi)高端人才集聚、高端成果孵化和高端企業(yè)聚合的全產(chǎn)業(yè)鏈創(chuàng )新示范區。

      第五,實(shí)施食藥用菌種業(yè)振興行動(dòng)。國家種業(yè)振興行動(dòng)的重點(diǎn)是資源保護、創(chuàng )新攻關(guān)、企業(yè)扶優(yōu)、基地建設、市場(chǎng)凈化等五個(gè)方面, 而這些恰恰是菌物種業(yè)在“三物農業(yè)”里最為薄弱之處,需要著(zhù)力強化。建議國家和地方在規劃、資金、科研等要素配置上,集聚與農業(yè)領(lǐng)域第五大產(chǎn)業(yè)相匹配的要素,賦能食藥用菌種業(yè)振興。在菌種振興行動(dòng)中,要集中精銳, 明確生物技術(shù)育種攻關(guān)為優(yōu)先方向。伴隨自然物種進(jìn)化與人類(lèi)科技進(jìn)步的歷史進(jìn)程,全球農業(yè)育種已由原始育種、傳統育種、分子育種, 進(jìn)入生物技術(shù)育種時(shí)代,即從轉基因育種3.0版跨入智能設計育種4.0版、集各種前沿技術(shù)之大成的新一代分子育種技術(shù)時(shí)代。其中,最具代表性的包括培育革命性和顛覆性新品種的全基因組選擇、基因編輯和合成生物技術(shù),不僅大大縮短了育種周期,而且在安全的前提下,改善菌物營(yíng)養成分、口感和形狀色彩。應加強學(xué)科統籌和資源配置,突出育種技術(shù)、數智技術(shù)的交叉融合,建立育種共性平臺和大科學(xué)裝置平臺,建立揭榜掛帥和“賽馬”機制,調動(dòng)科研機構、食藥用菌企業(yè)科技人員投身科技育種的積極性,著(zhù)力創(chuàng )制一批遺傳背景豐富、關(guān)鍵性狀優(yōu)異的核心菌物種質(zhì)資源,構建一套系統化、流程化、規?;?、信息化的分子技術(shù)育種體系,育成一批適于輕簡(jiǎn)化和機械化且在產(chǎn)量、品質(zhì)、抗病性、抗逆性、加工特性等方面具有重大突破的育種材料和新品種,完善一套生物育種法規政策體系, 培育一批具有國際競爭力的“育繁推”一體化生物菌種企業(yè)。

      第六,加強菌物種業(yè)知識產(chǎn)權保護。我國2005年才將食藥用菌納入農業(yè)植物品種保護名錄,分3 批次納入15個(gè)種屬的食藥用菌新品種,僅占已知品種的1.06%。較之發(fā)達經(jīng)濟體,食藥用菌品種權保護差距較大。建議采取如下措施:一是擴大保護名錄。抓緊調研論證,在國家植物保護名錄中增加新的菌類(lèi),擴大保護范圍。除常見(jiàn)食用菌屬、種外,對我國高附加值、國際認可度高的特有食藥用菌品種,更應納入保護名錄。去年商務(wù)部、科技部將16種藥用菌類(lèi)藥材從菌種到生產(chǎn)加工技術(shù)均列入禁止出口目錄,力度很大。但占藥用菌類(lèi)總體比例仍然偏低,亟需擴容。二是推行菌種數字化保護。加強物聯(lián)網(wǎng)、大數據、區塊鏈等數字化技術(shù)應用,建設國家級食藥用菌菌種時(shí)空數據服務(wù)平臺,打造“數字菌種”工具箱,加快實(shí)行菌種生產(chǎn)流通“一物一碼”,建立健全防偽和質(zhì)量追溯體系。三是依法加強菌種知識產(chǎn)權保護。加強各級人民法院、農業(yè)農村部門(mén)的協(xié)同合作,以法為劍,護航菌物種業(yè), 以“長(cháng)牙齒”的措施保護育種者的合法權益,綜合運用法律、經(jīng)濟、技術(shù)、行政等多種手段,推行全鏈條、全流程監管,對假冒偽劣、套牌侵權等突出問(wèn)題要重拳出擊,讓侵權者付出沉重代價(jià)。

      第七,加緊培育食藥用菌種業(yè)龍頭企業(yè)。放眼全國,多數食用菌主產(chǎn)區缺少種業(yè)龍頭企業(yè),普遍現狀是“菌種外地來(lái),菌棒小廠(chǎng)賣(mài), 參差不齊瓜菜代”。第一食用菌產(chǎn)業(yè)大省河南,擁有大大小小食用菌菌種企業(yè)近200家,竟無(wú)1家一級、二級生產(chǎn)資質(zhì)的種企;全國也沒(méi)有1 家具備育種能力及現代化生產(chǎn)能力的種業(yè)龍頭企業(yè),為整個(gè)產(chǎn)業(yè)的長(cháng)期可持續發(fā)展埋下隱患。為此, 菌物種業(yè)振興必須培大培優(yōu)強龍頭。一要分區域建立高標準食藥用菌菌種廠(chǎng),培育國家級、省級菌物種業(yè)龍頭,支持優(yōu)勢企業(yè)發(fā)展,支持、推動(dòng)菌種企業(yè)與科研單位、金融機構、菌業(yè)主產(chǎn)區對接,加快構建商業(yè)化育種體系。同時(shí),抓緊制定食藥用菌菌種質(zhì)量標準,嚴格實(shí)行一、二、三級菌種的分級管理,嚴格把控一級種源,落實(shí)生產(chǎn)許可證制度,全面提升食藥用菌菌種生產(chǎn)水平, 構建菌種生產(chǎn)供給體系。二要立足我國菌物優(yōu)勢,培育外向型種業(yè)龍頭企業(yè)。近年來(lái), 李玉院士和福建農林大學(xué)林占熺教授在“ 一帶一路”推廣食用菌栽培技術(shù),中國菌種和栽培技術(shù)在100 多個(gè)國家開(kāi)花結果,贏(yíng)得國際聲譽(yù)。鑒于我國周邊地區和非洲地區對食藥用菌的需求日益增長(cháng),建議發(fā)揮李玉院士、林占熺教授已有的特殊影響力,設立“一帶一路” 食藥用菌菌種制作中心和國外示范推廣基地,加強食藥用菌菌種及相關(guān)設備、技術(shù)的配套輸出和人才培訓。農業(yè)農村、市場(chǎng)監管、商務(wù)、科技、海關(guān)等部門(mén)應加強協(xié)調,切實(shí)做好各項服務(wù)工作,讓中國菌種“產(chǎn)得優(yōu),賣(mài)得好,走得順,種得好”,奏響中國菌種造?!耙粠б宦贰蹦酥寥蛉嗣竦膬?yōu)美樂(lè )章。

      (作者系安徽大學(xué)農研院學(xué)術(shù)委委員、生態(tài)農業(yè)大數據國家地方聯(lián)合研究中心學(xué)術(shù)委副主任委員 胡桂芳)

      欧美乱大交xxxxx在线观看,狠狠色丁香久久婷婷,狠狠狠狠狠狠狠,蜜桃久久久久久久久久久
      <track id="kkszs"></track>
      1. <bdo id="kkszs"></bdo>
      2. 
        
        <track id="kkszs"><span id="kkszs"></span></track>
          <tbody id="kkszs"></tbody>
          <menuitem id="kkszs"><dfn id="kkszs"><menu id="kkszs"></menu></dfn></menuitem>